荟蔚

不要惹我我告诉你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把我惹哭了,你哄都哄不好ㄟ( ̄▽ ̄ㄟ)
耀厨/楼诚/忘羡/时之歌/盾铁/疯一样的女子
欢迎勾搭~= ̄ω ̄=

【忘羡】破妄(49)

蟹黄加子仁:

一个“嗯”几乎听不出情绪,但魏无羡莫名就是知道蓝湛生气了。


他三两下放开温宁,蹭到蓝湛身边,亲亲热热地说:“蓝湛你带了什么东西,好香啊,我想吃。”


蓝湛张嘴欲言,换了件睡衣套上的江澄率先发表意见:“魏无羡你是猪吗?”


魏无羡拉着蓝湛到客厅狭小的桌子前,搬了两个小凳子坐下。他双手捧脸看着蓝湛打开那份尚有余温的卤肉饭,笑嘻嘻对江澄道:“谁让蓝湛长得好,秀色可餐呢?”


江澄受不了,转身去整理衣柜。


卤肉饭尚有余温,盖了一层厚厚的辣椒酱,筷子也被蓝湛整齐掰开放到手里。魏无羡模样乖巧,眼中带着笑意,看蓝湛帮他把一切弄得仔细妥帖。


蓝湛对上他的目光,从方才开始就一直飘摇不定的心浸在那笑意中化成了糖水,声音也不由柔和下来:“晚上少吃,免得积食。”


魏无羡手拿筷子,往蓝湛唇角碰了碰,在蓝湛不明所以的眼神中,用筷子这头夹了一块卤肉。蓝湛的目光也跟着那夹着肉的筷子尖,一起被魏无羡含到嘴里,那张下午才被他亲吻过的薄唇微微抿住,唇珠被筷子顶起来,殷红可爱地泛着光泽。唇齿一张一合,筷子尖上多了一小块浅浅的齿痕。


蓝湛猛地站起来。


魏无羡抬起脸,似笑非笑:“你怎么了?”


“没事。”蓝湛吸了口气,沉声问:“不早了我……”


“你说什么呢,才十点半,早得很,和我们一起打个战场吧。”魏无羡歪坐在凳子上,恰好伸出一只脚挡住蓝湛去路。


也不是跨不过去的,只是蓝湛脚底似是灌了铅水,抬不起分毫,眼睛直勾勾盯着假正经吃饭的魏无羡,低声应:“好。”


魏无羡埋首在饭碗里,嘴巴勾起细微的弧度。那只脚也不太老实,老是忘蓝湛那边凑。他刚刚洗了澡,穿着裤衩,趿拉着半旧不新的拖鞋,从露出两条长长直直的白大腿。蓝湛低头瞧了一眼,发现他似乎能将那细细的脚踝圈在手心里。脚趾头颇像他本人,闹腾,从拖鞋里头翘起来勾住蓝湛的裤脚有一下没一下地扯,扯得心头发痒。


蓝湛坐得正经笔直,像是没有感觉到他的小动作,却又默默扯开领带,严丝密合的西装间露出一小段锁骨,好看得很。


魏无羡却不像他内敛,半点不矜持,眼睛就往他衣领那头钻去,用这美色下饭吃。吃下小半碗饭,撑得肚子都有些圆,心满意足地眯起眼睛,打了个饱嗝。


蓝湛盯了他半晌,又站起来,从他身边走出去。魏无羡吃饱之后有些懈懒,神经也不甚敏感,直觉蓝湛走过去是似是带起一阵风,轻飘飘抚过他的头发。


“哪间?”


魏无羡双眼茫然,一时没反应过来。


蓝湛重复道:“你的房间是哪间?”


魏无羡伸出手指头一指,就指向了自己房门,里头窝着一个江澄坐在床上拿着笔记本打游戏。


蓝湛目光一沉:“嗯。”


又是“嗯”!


魏无羡心中警铃大作,难得迟钝的神经搭上线,切切实实感受到了面无表情的蓝湛从内而外散发出的不高兴意味。他颇有些可怜地靠在蓝湛背上,叹息道:“家里穷,没地方住人,只好凑合一下了。前几天都是我一个人睡的,谁知江澄突然来和我抢床。”


江澄说:“魏无羡你闭嘴。”


魏无羡及时告状:“蓝湛你看他对我这么凶,晚上我会不会被他踹床底下去啊?”


江澄把笔记本一放,指着他道:“老子给你踹厕所去。”


蓝湛等他们俩来来去去斗嘴结束,这才对魏无羡道:“我家有一间客房,你可以住。”


魏无羡哈哈笑道:“蓝湛你真好客,这怎么好意思呀。不如我今晚住过去好了,战场改天打,先收拾行李吧。”


江澄靠在床头,看着魏无羡这一副迫不及待要将自己送出去,连嫁妆带彩礼都搬到夫家的模样,颇为心累。内心循环了十几遍“嫁出去的儿子泼出去的水”,摆摆手眼不见为净:“快快快收拾东西滚蛋,我一个人睡清静。”